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财经资讯”(ID:yicainews),作者 济美 田悠悠。36氪经授权转载。 乐视控股方面的隔空喊话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8月21日,在乐视网(SZ.300104,融创入主后的乐视网下称“新乐视”,以示区别)发布关联债务解决进展之前,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处理小组相关负责人率先接受媒体采访,喊话称,乐视控股已和新乐视达成40多亿偿债方案,其余十几亿本不该贾跃亭还的其个人承诺兜底,但贾跃亭承诺由他个人承担。 消息一出,股价应声涨停。新乐视慌忙“澄清”。 这不是第一次新乐视关联欠款的消息与股价“联动”,也不是第一次新乐视澄清与债务有关的事项。 业内人士认为,债务仍然是新乐视陷入经营困局的羁绊。梳理乐视系债务形成的背景: 一是贾跃亭减持套现,违背借款承诺拿走了乐视网的经营成果; 二是大量的关联交易,抽走了公司现金流; 三是违规担保,透支了乐视网的未来价值。 而融创入股后,乐视网走入困局,与前者入股时缺乏充分的尽职调查不无关系。 眼下,尽管乐视网股价已经跌至2元多,但突如其来的关联债务解决进展的消息,随即而至公司的澄清以及交易所的问询,让股价像浮萍一般上下漂移,已经不是二级市场散户们能够把握的了。 新乐视于21日晚间连发多份公告,披露了偿债具体进展,澄清不存在解决了40多亿,并多次强调债务最终解决存在诸多不确定性。然而,乐视网依旧于第二天再现涨停板,全天成交9.7亿元,11万手封单涨停盘,换手率达12.78%。 盘后深交所数据显示,乐视网龙虎榜出现游资席位。其中,南京两大席位——中泰证券南京中山南路营业部、湘财证券南京江东中路营业部合计居于买入榜单前两位,合计净买入约7781万元;北京两大席位——中信证券北京远大路营业部、方正证券北京安定门外大街营业部合计买入约4032万元。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今年4月17日,北京的两大营业部也曾“携手”买入乐视网,一起登上龙虎榜。 而在卖出席位上,方正证券深圳怡景路营业部、华鑫证券广州大道中营业部以及华鑫证券福清福人大道营业部,三大营业部借机出货,净卖出额均超千万。 自年初复牌以来,乐视网已“登录”龙虎榜22次,股东数也由复牌前的18.6万急剧增长至3月末的33.6万,累计换手率高达240%。尽管深交所已于4月、6月多次对参与乐视网炒作的账户采取了监管措施,但仍然挡不住游资轮流接棒,市场一有传言便会“出洞”。 今年3月15日,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随后乐视网遭遇两个跌停板,著名的“妖股专业户”——华泰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席位于3月19日买入约2989万元,又于3月20日卖出约3368万元。 与近两日这波涨停类似,今年4月18日,乐视网披露,腾讯、京东、苏宁旗下公司将注资乐融致新(当时名为“新乐视智家”),随后两个交易日,乐视网均封死涨停。公开信息显示,在这消息出来前后,乐视网一周内四次现身龙虎榜,方正证券北京安定门外大街营业部、华泰证券中山北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等多家营业部席位穿梭其中,边买边撤。 尽管乐视网深陷债务旋涡,却丝毫不妨碍其动辄闻风涨停的表现,曾经的牛股也成为游资“玩弄”的对象。 一接近新乐视的人士对乐视控股所谓还债的说法颇有微词,认为乐视控股的“十几亿不该贾跃亭承担的债务”说法并不准确,本来均是“贾跃亭时代”欠下的债务。 一言不合就算账。新乐视列数,与非上市体系债务处理小组共同认定的债务规模约67亿左右。其中已签署协议偿还债务的共有4笔。 第一笔,在新乐视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向乐帕支付97%的股权转让款中,有13.7亿元用于抵消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体系债务。乐融致新向乐帕支付股权转让款,系向乐帕收购旗下乐视投资金融类业务,即乐视金融的平台主体——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投资) 第二笔,乐视电子商务将与易到相关方债务总额1.7亿元转让于上市公司体系。新乐视子公司乐融致新在2018年初,以9290万元的价格受让了乐视电子商务经营的主要资产——乐视商城及相关资源、知识产权等资产。 第三笔,以乐视控股对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5.5亿元债权转让于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应付该关联公司未来8-12年租金相抵。 第四笔,司法拍卖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10%股权,拍卖所得用于民生信托11亿元贷款,同时抵减非上市体系对上市体系下乐融致新的债务。但此项拍卖工作正在进行中,最终拍卖成交金额尚不确定。 新乐视表示,除已披露信息外,并未与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达成任何偿债计划。 在新乐视看来,上述4笔已签署协议的偿还方案,仅处于签定了协议的阶段,最后能够补偿多少债务,还要看具体的方案实施情况,最终偿债金额还存在不确定性。 比如第一笔涉及的13.7亿金额,首先需要乐融致新收购乐视投资的进展得以顺利实施;即便收购进展顺利,还要看出售进展得顺不顺利。新乐视称,收购实施后,乐融致新会尽快出售乐视投资旗下金融类资产。 就第四笔来看,此前6月份,11家公司和机构共计划对乐融致新增资27.4亿元时,乐融致新最一轮的估值为90亿元。以此数据计,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10%股权价值在9亿元左右,除非拍卖所得在此基础上有溢价,否则10%股权拍卖款甚至不见得足以偿还民生信托11亿贷款。抵减上市公司债务的数额更是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综上,在假定第一笔顺利实施并偿还、不考虑第四笔拍卖偿还的情况下,估算非上市体系对上市体系比较确定的偿债金额约为21亿元。 这与此前相关报道所称“偿还了2.63亿的债务问题……截至目前,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关联债务还款方面已完成法律文书的以资产抵债还款金额为18.8亿元……与乐视达成了40多亿的偿还方案”的信息,相去甚远。 新乐视强调,上述债务处理计划,均系以债权转让、资产处置的方式来抵消债务,并未通过现金方式偿还。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获得现金流入。 现金,是新乐视耿耿于怀的隐痛。新乐视最近的各项行动和表述,均表明资金枯竭是公司目前经营面临的主要难题。 此前新乐视2018年半年报预亏11亿,同时强调,因关联方债务导致公司资金尚无法得到解决,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的可能。 为应对资金危局,新乐视不惜以高息借债。 8月9日,乐融致新以12%的年借款利率,向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借款1.1亿元,用于资金周转和偿还贷款。 此前11家公司和机构计划向乐融致新增资27.4亿元的消息披露时,新乐视称,乐视控股持有乐融致新股权拍卖程序无法按时推进,乐融致新工商变更不成致与增资方无法交割。 上述声明表明,上述增资款并没有进入乐融致新。新乐视2017年年报显示,全年乐融致新实现营收41亿元,净利润亏损达到57亿元。急需输血。 乐视控股持有乐融致新股权拍卖程序为何无法顺利推进?在双方的唇枪舌战中仍找不到答案。从新乐视单方面的发声来看,乐融致新无法获得“救命钱”的一个重要因素,可能在于乐视控股方面的不作为。这其中到底是主观因素更大还是客观因素更大,从新乐视的表述中,外界无从判断。 “新乐视通过公告想告诉贾跃亭和投资者,别光打嘴仗,先配合走完偿债方案所涉及的各项手续才是贾先生现阶段应尽的义务。但偿债进展是否受阻于乐视控股方面的配合,新乐视需要进一步拿出证据,并有义务督促债务偿还方案尽快实施。”锦天诚一位证券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 新乐视2017年年报,新乐视一次性计提各项资产减值损失108.82亿元,当年巨亏116亿元,归母净资产由2016年末102亿元,瞬降至6.63亿元。 2018年一季度继续亏损,至2018年一季报归母所有者权益只剩下约3亿元。半年报又预告亏损11亿元,由此推算,至半年报出炉,6月末新乐视的净资产很有可能清零甚至减至负数。 如果2018年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则新乐视可能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鉴于此,8月份以来,乐视网连发三次《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 融创入股后的新乐视,与贾跃亭方面打嘴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8年年初,甘薇和新乐视就有一场关于非上市体系欠上市体系债务是75亿元还是60亿元,已偿还9000万还是30亿元的争辩。 7月10日,新乐视披露的多项违规对外担保事项的核查情况,表明新主与旧主的纷争远不止于明面上的债务。 新乐视单方面的核查情况显示,由贾跃亭单方面签署,但新乐视并没有履行相关审批流程的担保,即包括作为乐视网原始股东,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股权融资时的回购担保义务,以及乐视网子公司乐融致新(彼时名为“乐视致新”)需要为乐视移动应付货款承担的连带责任。 除乐视云外,前述乐视体育、乐视移动,均为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此前投资人对赌要求,乐视体育在2018年底完成上市,乐视云于2019年初完成上市。 新乐视在乐视体育目前的持股比例为6.47%。在乐视体育开始A+轮融资之前,乐视网持股比例达60%。 不考虑需要回购的A+轮融资至B轮转手时的溢价,也不考虑利息,仅以乐视体育收到的A+轮和B轮融资合计84.11亿元计,按60%责任计,新乐视为乐视体育股权回购可能承担的或有负债在50亿元以上。 新乐视在乐视云现有的持股比例为47.21%,现仍为新乐视并表的子公司。在引进重庆方面10亿投资之前,乐视网持有乐视云的股权比例也是60%。不考虑利息,按60%责任计,新乐视可能为乐视云股权回购承担的或有负债约为6亿元。 此外,新乐视还需为乐视移动合计35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左右的应付货款承担连带责任。 在入股乐视网并最终被迫“入主”之前,融创方面尽调不充分,使得现在核查后才发现一个又一个的“坑”。 这合计可能超过60亿元以上“违规”担保和回购担保,对新乐视来说属于或有负债,并未计算在双方商定的67亿债务总额之内。未来双方为此发生的拉锯、扯皮和争论,恐怕是大概率事件。 在披露的乐视体育的有关融资信息中,还藏着乐视体育估值的“秘密”。 根据此前新乐视披露的信息,乐视体育A+轮融资5.78亿元、B轮融资78.33亿元,共计84.11亿元。 除回购A+轮和B轮融资额之外,新乐视还需要承担3家B轮投资者接手A轮退出的两名投资者的溢价。 据新乐视披露,A轮两名投资者云峰基金和北京普思投资在B轮融资时退出,由3名B轮投资者溢价接盘,回购担保协议显示,包括乐视网在内的原始股东,还需要为3名B轮投资者的溢价接盘,承担全额溢价及其孳息的回购义务。 2015年5年,乐视体育完成A+轮融资,投后估值约30亿人民币;两年后,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投后估值猛涨至240亿元人民币。 三名B轮投资者——上海渤楚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济南鲁信文化体育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沧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溢价买了上述两名A+轮投资者的份额。 B轮投资者溢价买A+轮的老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不关乐视体育原始股东的事儿,但贾跃亭还是兜了A+轮至B轮溢价的底。“这种做法在股权投资市场不常见,这说明乐视体育A轮到B轮估值,估值有人为被抬高的嫌疑。如果乐视体育不出事,B轮的“托儿”还可能通过C轮融资或直接上市套现,那么谁接最后一棒谁倒霉。”上述证券律师表示。 新乐视披露的信息,无意中透露了当初融资份额被一众投资机构哄抢的乐视体育,撑起估值的背后,不过是贾跃亭拉上上市公司以回购承诺抬起来的“轿子”。 然而,乐视体育现在已经官司缠身,企信宝梳理的公开信息显示,乐视体育成为诉讼被执行人的信息多达93条。未来,它以及其他乐视非上市体系会给新乐视带来多大的坑,外界仍难以预料。